希伊

帝妃群建立啦!

占tag抱歉。

鉴于帝妃实在太甜太虐了,可是帝妃又没有群什么的,所以建了一个群!欢迎大小姐一起来玩耍产粮交流脑洞!

群号是592114276

布加特里

特里休不知道,她究竟是何时喜欢上布加拉提的。

于她而言,如果说她的父亲是个活该下地狱的人渣,那么布加拉提便是英雄。

步入青春期的少女总是满怀心事,有关恋爱的小心思在十五岁敏感的心中生根发芽。只是毕竟情况不同以往,此时无人有闲情谈情说爱。哪怕特里休是一个大胆标准意大利人,也只能将这份心情深深埋在脑海里。

可这便是一生的错过。

特里休忽然很想找人聊天,她拿出行动电话,拨下熟悉友人的号码。电话那头响了几声,不一会便有人接通。

“喂?”

“喂,是米斯达吗?”

“啊?特里休!是我,怎么样,有事吗?”

米斯达的声音还是那么精力充沛,特里休有些怀念地笑起来,“没事,米斯达,只是很久没有见面,我挺想你们的。”

“是啊,一年多没有联系了!BOSS...就是乔鲁诺那家伙,我们最近都挺好的,热情的运转十分良好。还有福葛,他回来了,他特别后悔当时没有与我们一起,哈哈,这个笨蛋终于...”

“我想他了,...我想布加拉提了。”特里休忽然开口打断了米斯达的喋喋不休,熟悉的名字读起来依旧无比流畅,她轻轻舒了一口气。仿佛打破了什么禁忌,两个人同时沉默下来。

良久,特里休打破了冰冷的气氛。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个稳重可靠的人。虽然我因为那时素未谋面的父亲而被莫名其妙地追杀,但我见到他的时候,心就安定下来,也能勉强接受了需要躲藏的日子。”

她的声音并不大,语气也十分平静,无比坦然。那一头的米斯达怔住了。

“他不告诉我那些各式各样的攻击究竟是什么,也不告诉我什是‘替身’,当时我很生气,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但我还是没有追问下去,或许是心中的声音在说,他也是为了保护我。他是一个多么温柔的人啊。后来在钟楼上,我被亲生父亲打晕。醒来之后,我已经在小船上了,而我也终于得知了一切。”

米斯达感到眼眶有些发酸,他揉了揉双眼,张口想说什么却又顿住。

“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傻的人呢?明明就此将我交给老板,这样他依旧是一名优秀的干部。而不是必须背叛老板,被老板派出的替身使者追杀,每天都必须提心吊胆地生活。”

“这并不怪你,在那样的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会忍无可忍吧!”米斯达忍不住张口反驳,“如果他不这样做,那也就不是布加拉提了。”

“是的,我十分清楚。”特里休依然平静,语速缓慢,她微笑着,“你还记得我们坠机的那一次吗?那时候情况危急,我也在那时觉醒了‘辣妹’。我清楚地记得我抱住了他,但为什么我没有注意到他冰冷得不似常人的体温和接近于无的心跳声呢?我应该察觉才对呀,他可是一个不顾自己也要他人平安的笨蛋呢。”

“如果在罗马竞技场前,我没有低下头,是不是可以看到他的灵魂?...他的灵魂一定是纯白色的吧,就像他的心一样。”